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240章 装醉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女孩侧头趴在床上,长发在床褥上逶迤散开。

她连鞋都没有脱,被子也没有盖,屋内有淡淡的酒气,她该是,喝了酒。

沈寒御缓步走到床前,凝眸注视桑浅浅。

从她醒来,他一直没有好好看过她。

此刻,沈寒御目光近乎痴恋地,一点点地,从她的眉眼移过,好似,要将她的模样,刻进自己的心里。

明天,她就要回粤城了。

或许今夜这一面,便是他和她的最后一面,以后,都不会再有相见之期了。

沈寒御不是没有和桑浅浅分别过。

甚至曾经有两次,他以为她已经不在人世。

那种感觉,就好像是苦心呵护的珍宝,在自己面前眼睁睁碎裂,茫然,心痛之余,生命也好像归于幽寂的暗,万念俱灰的冷。

可是眼下,却不一样。

她好好的就在他面前,他却不得不放弃她,那种痛,更尖锐,更难熬。

不得不隐忍所有情绪,不敢稍稍对她展露半点温柔,就连此刻她睡着了,他想抱抱她,都不敢。

他怕他下一刻就会失去理智,自私地,不顾一切地将她留在身边,如她所愿,再次和她成为夫妻。

可若真的那样,那她的人生,或许从此也就戴上了无形的枷锁,从此背上沉重的负担。

他眼下还算正常,可不久的以后

真和他成了婚,她不会有正常婚姻的幸福,就连分手,都得承受世俗与良心的非议。

一年两年,她或许能坚持,可三年,五年呢?

她就算心甘情愿,可他,怎能忍心,看着她被禁锢在自己身边,就那样黯淡地过一生。

沈寒御动作极轻地替桑浅浅脱了鞋,又拉过被子,盖好她。

目光再次落在桑浅浅脸蛋上,像是有一把钝刀,慢慢地将心脏剜出个洞来,空荡荡的疼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sisiread.com

(>人<;)